安康鱼炖豆腐

面对“百年空前”的变革,永远不要低估中国经济

    面对“百年未有之变局”千万别低估了中国经济

    

      远观经济

    

      现在很多机构和专家对中国经济的判断过于悲观了,而这种悲观的看法从过去的历史看绝大多数是错误的。

    

      错误预期

    

    

     /*300*250 原生 创建于 2016-03-03*/

     var cpro_id = "u2540721";

    

    

    

    

    

    

      很多人对中国经济的判断过于悲观了

    

      2018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谈及中国经济“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同时,特别指出,“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局中危和机同生并存,这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带来重大机遇。”

    

      “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变局”这个论断,在学者和民间虽然讨论已久,但在中央文件层面,还是第一次。这个论断,对于如何研判当下的中国经济,对于如何研判中国战略机遇期的新内涵,以及下一个30年中国经济的大趋势,都具有重要意义。

    

      众所周知,2018年中国经济在面临极其复杂严峻的形势下,外界关于中国经济未来的看法趋于悲观。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国内外的机构大多调低了对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

    

      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一期的《世界经济展望》将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从6.4%下调到6.2%,世界银行对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也是6.2%。国内机构,包括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科院等普遍认为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低于6.5%。

    

      这些观点的对错暂且不论,但这种普遍的情绪,在某种程度上会影响大家对中国经济未来的预期,并进而影响企业家的选择和决策。今年我到很多地方调研,普遍的感受是,机构和专家们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影响了企业家的预期和情绪的。

    

      但是,我一直认为,这种基于短期的数据和指标对中国经济的判断,大多与中国经济的长期趋势不符。很多机构和专家在对中国经济的判断上,容易受短期指标的影响,而不能从长周期的角度对中国经济做出正确的判断。

    

      不客气地讲,现在很多机构和专家对中国经济的判断过于悲观了,而这种悲观的看法从过去的历史看绝大多数是错误的。

    

      打造奇迹

    

      低估中国经济是过去人们犯的大错误

    

      回顾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人们犯的最大的错误不是高估了中国经济,而是严重低估了中国经济。从1978年到2017年,中国经济总量从3600多亿元人民币到超过82万亿,简单计算增加了227倍。按不变价格增长了33.5倍,年均增长9.5%,平均每8年翻一番,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奇迹。

    

      1978年,中国的经济总量排全球第十;到1995年,超过了加拿大等国,排名第七位;2000年,超过意大利,成为第六;2005年,超过英国和法国,成为全球第四;2008年又超过德国,成为全球第三;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占全球的比重超过了15%,每年的经济增量相当于一个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中国是全球第一贸易大国,进出口总量超过了4万亿美元。

    

      这种成就,放到人类历史的经济发展长河中也是奇迹。在1978年改革启动之时,没有一个人想到,中国能有今天。可以说,过去半个世纪,人类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事件就是中国在改革开放政策下的奇迹般崛起,而且这种崛起并非因为大家一致看好的“共识”,而是在很多人不看好的情况下。

    

      特别需要提及的是,过去40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改革开放走到今天为止,中国经历了一系列的困难和挑战。中国这么一个超过10亿人口的大国,一个改革开放启动时贫困人口超过90%的穷国,一个私人企业数量为零的国家,如何启动经济发展之路,没有任何现成的模板和学习榜样。

    

      危中有机

    

      中国在经济挑战中总是化危为机

    

      从过去40年中国经济经历的困难和挑战看,大的挑战至少有四次:第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墨西哥金融危机。这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第一次经历国际金融危机;第二次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这次危机的爆发,让中国发现危机就在家门口;第三次是10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这次危机江爆发后,我们发现自己也卷入危机中;第四次就是本次中美贸易摩擦。

    

      现在很多专家对于当下中国面临的挑战,总是夸大其词。但是,从过去40年的历史看,至少在前三次重大挑战中,中国经济并未被打垮。而是在经历短暂调整后,实现了新的大幅度的跨越,这是历史事实。

    

      墨西哥金融危机爆发不久,小平同志“南巡”,中国正式确立了市场经济的路线,改革开放迎来了里程碑式的发展;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成功化危为机,国企改革取得重大突破;10年前的全球危机,中国经济无论在规模,还是对全球经济的贡献而言,都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这是有目共睹的铁的事实。

    

      而本次中美贸易摩擦,就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而言,与过去三次大的挑战比,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其实是最小的。但是,大家在心理层面为什么预期悲观,一方面是很多专家并未站在历史的大周期去看待这次挑战,从而夸大了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另一方面,全球的政治经济的确在经历一个百年未有之变局,这种变局带给中国经济的,既有历史性的机遇,也有重大的挑战。我们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

    

      全球变局

    

      中国经济下行,问题更多在自身

    

      “全球百年未有之变局”究竟指什么?

    

      在我看来,过去半个世纪全球政治经济的最重大变局就是中国的崛起。改革开放使得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全球政治经济的版图因此改变。亚洲在全球经济中的总量超过了美国和欧盟,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成为全球经济增长极,从而使得全球政治经济的规则、关于人类未来的思考,以及全球化进程都在重新定义。

    

      伴随这种变化的,则是大国之间政经关系的重构引发的全球范围内的情绪和冲突,这是必然的。面对新兴大国的崛起,面对更多的国家要求参与全球治理规则的制定,中国在未来的全球秩序中究竟如何发挥作用,以及发挥什么作用,对相关国家势必产生一系列的影响。

    

      同时,经过40多年的发展,中国在积累了巨大的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这给中国未来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这也意味着,中国战略机遇期的内涵也因此发生着重大的变化,我们必须有深刻的认识和全面的分析。

    

      比如,就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而言,今年很多机构把其归结为中美贸易摩擦。但事实上,就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和主要指标而言,中国经济今年下行的压力主要来自中国经济自身。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这些问题是前进中的问题,既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既有周期性的也有结构性的。要增强忧患意识,抓住主要矛盾,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如果将今年中国经济的下行主要归结于中美贸易摩擦,很显然是对中国经济目前的基本面认识不清,属于严重的误判。

    

      引擎转换

    

      周期转换为中国经济带来更大机遇

    

      站在百年未有之变局的角度看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既有全球化周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逆转这种外部因素,也有中国经济处在转型升级、速度换挡以及动能转换的关键时刻,是各种长短周期叠加的结果。

    

      中国经济最关键的问题绝不是经济速度的下滑,而是在速度下滑背后,如何实现经济增长引擎“转换”,这是关键的关键。

    

      就中国目前面临的产业周期、技术周期、人口周期以及金融新周期而言,中国经济过去的老路已难以为继,必须下决心走高质量发展之路,必须下决心实现创新驱动,完成制造业的升级。显然,这需要一个既痛苦,又漫长的周期。

    

      可以说,中国经济正经历一个“发展的三峡”,各种新的挑战相继出现。三峡湾多水急,但如果坚持走下去,走出三峡,后面就一定是“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的大好局面。

    

      就此而言,中国经济当下面临的各种周期的转换绝非仅是挑战,而是新的更大的机遇。若看不到这一点,就易对中国经济得出悲观的结论和预期。

    

      就此而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我国经济运行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给侧结构性的,必须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要善于化危为机、转危为安,紧扣重要战略机遇新内涵,加快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深化改革开放”等这些基于长周期的论断是完全正确的。

    

      短期稳定经济,我们有经验,也有办法。但当下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仍是长期问题和改革问题,需要通过更强有力的改革信号扭转对中国经济长期悲观的预期。

    

      “逆周期”政策是必要的,但逆周期政策的目的绝不是仅仅为了短期稳定,而是为下一步中国经济闯过“发展三峡”创造稳定的环境;供给侧改革也不是主要看指标看数据,而是要为中国经济增长引擎的转换构筑一个体制机制的框架;“六稳”也不是为短期的“稳”而“稳”,而是为顺应百年未有之变局,为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创造更有利的环境。

    

      长期向好

    

      慢下来,才能在下一个周期快起来

    

      中央一再强调“我国发展拥有足够的韧性、巨大的潜力,经济长期向好的态势不会改变”,我对此判断完全同意。

    

      过去40年,中国经济已经积累了向高质量发展的诸多有利条件,中国形成了全球最全的产业门类,形成了最适宜制造业发展的生态;中国的城镇化远远没有完成,下一个30年,近5亿多农民进入城市成为市民将是推动经济发展巨大的红利;麦肯锡预测,到2025年,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将达到8亿人口,将形成全球最大的消费群体,8亿人带来的产业需求是惊人的;中国也已经具备向创新型国家转变的技术和产业基础,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领域的投资需求仍然处于饥渴状态。站在历史长河,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对中国经济悲观。

    

      关键的是,一定要顺应百年变局,真诚推动改革,为中国下一个30年构建良好的公共治理和制度架构,稳定包括企业家在内的民众的预期。从其他国家的发展经验看,经济增速在这个阶段慢下来并非坏事,面对百年未有之变局,摁一下暂停键,放慢速度,其实为中国下一步的发展提供反思和思索的时间。

    

      正如美国著名的专栏作家弗里德曼所言:“对中国这样一个在21世纪发展如此迅速的国家而言,每隔一段时间就暂停片刻非常重要。这样不但不会让她落后,反而能确保她为自己所取得的每一个进步都打造一个坚实的基础。”

    

      有时候,我们需要慢下来检查一下我们的跑道和方向,才能在下一个周期更好地加速,才能在下一个周期真正地快起来。

    

      □马光远(经济学者)

当前文章:http://www.bofkorea.com/7qhd241/524922-1010175-29504.html

发布时间:06:34:38

广州设计公司  产品设计  易用设计  产品设计  易用设计  广州外观设计  广州设计公司  广州设计公司  产品设计  广州外观设计  广州产品设计  

{相关文章}

干货已满!理解Docker和K8S的10分钟

    本文的来源是微信公众号:2010,几位IT年轻人在USA.旧金山设立了一个名为“dotCu云”的公司,该公司主要提供基于PAAS的云计算技术服务。具体而言,它是与LXC相关的容器技术。LXC是Linux容器虚拟技术。后来,dotCloud简化和标准化了容器技术,并命名为Docker。自从Docker技术诞生以来,它一直没有引起业界的关注。DotCloud作为一家刚刚起步的小公司,也在激烈的竞争中挣扎。就在他们准备坚持的时候,“开源”的概念在他们的脑海中涌现出来。什么是开源?开源是开源的。就是把原来的内部秘密源代码公开给大家,然后让大家参与,贡献代码和意见。开源,开源软件是从开源开始的。也有一些软件不能混淆,而且创作者不想放弃,所以他们选择开源。如果你不能养活自己,你会吃一百顿家庭餐。2013年3月,28岁的所罗门海克斯(Solomon Hykes),Docker的父亲,dotCloud的创始人之一,正式决定开源Docker项目。所罗门海克斯(他今年刚刚离开码头)是个了不起的开始。越来越多的IT工程师发现了Docker的优势,并蜂拥加入Docker开源社区。码头的受欢迎程度以惊人的速度迅速上升。当月发布了Docker 0.1。此后每个月,Docker都会发布一个版本。到2014年6月9日,Docker 1.0正式发布。目前,Docker已经成为业界最流行的开源技术之一。甚至像谷歌、微软、亚马逊和VMware这样的巨头都非常喜欢它,并将全力支持它。Docker火灾后,dotCloud改名为Docker Inc.为什么Docker和容器技术如此流行?说白了,是因为它是“光”。在容器技术之前,这个行业的网络红点是虚拟机。虚拟机技术的代表是VMWare和OpenStack。我相信很多人都使用过虚拟机。虚拟机是在操作系统中安装软件,然后通过该软件模拟一个或多个“子计算机”。虚拟机,类似于“子计算机”中的“子计算机”,可以运行像普通计算机一样的程序,比如QQ。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用QQ制作几个“子计算机”。“子计算机”和“子计算机”是相互隔离的,不会相互影响。虚拟机属于虚拟化技术。象Docker这样的容器技术也是虚拟化技术,属于轻量级虚拟化。虽然虚拟机可以隔离许多“子计算机”,但它们占用更多的空间并且启动速度较慢。虚拟机软件也可能要花钱(比如VMWare)。容器技术没有这些缺点。它不需要虚拟化整个操作系统,只需要一个小型的环境(类似于“沙箱”)。沙箱启动非常快,可以在几秒钟内完成。此外,它还具有很高的资源利用率(主机可以同时运行数千个Docker容器)。此外,它占用的空间非常小,虚拟机通常需要几GB到几十GB的空间,而容器只需要MB甚至KB级别。正因为如此,集装箱技术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与追捧,并迅速发展。让我们详细看看Docker。需要注意的是,Docker本身并不是一个容器。它是用于创建容器和应用程序容器引擎的工具。如果你想了解Docker,看看它的两个口号。第一句是“建造,装船和运行”。也就是说,“构建,发送和运行”,三个轴。我来到一个空地上盖房子,所以关于风筝的资料_会议纪要范本网我搬了石头,砍了木头,画了画,最后盖了房子。结果,我呆了一会儿,想搬到另一个空地。这时,像往常一样,我不得不搬石头,砍伐木材,画图纸,重新盖房子。但是一个老巫婆过来教我一个魔法。这个魔法可以把我建造的房子复制成一个“镜像”,放在我的背包里。当我到达另一个开放空间时,我用这个“镜像”复制了一所房子,把它放在那里,背着袋子办理登机手续。怎么样?很神奇吗?因此,Docker的第二个口号是“一次构建,到处运行”。Docker技术的三个核心概念是:图像容器库。在我的例子中,袋子里的“镜子”就是Docker图像。我的背包是码头仓库。我在开放空间里用魔法建造的房子是一个码头容器。坦率地说,这个Docker映像是一个特殊的文件系统。除了提供容器运行所需的程序、库、资源、配置和其他文件,它还包含运行时的一些配置参数(如环境变量)。镜像不包含任何动态数据,并且它们的内容在构建之后不会改变。也就是说,每次换房子,房子都是一样的,但是像生活必需品之类的东西都被忽略了。谁活着,谁负责购买。每面镜子都能变成一座房子。嗯,我可以有多面镜子!也就是说,我建造了一座欧式别墅,创造了一个镜像。另一个人可能建造了一个中国庭院,创造了一个镜像。朋友们,他们建造了一间非洲茅草屋并创造了镜子……用这种方法,我们可以交冰强卡_西夏旅馆网换镜子。如果你用我的,我用你的,不是很好吗?结果,它变成了一个大型的公共仓库。Docker Registry服务(类似于仓库管理员)负责管理Docker映像。并非人人都造沈阳人事局_北京新航道培训学校网镜子都是合法的。如果有人建房子有问题怎么办?因此,Docker注册表服务对镜像的管理非常严格。最常用的注册中心公共服务是官方Docker Hub,它也是缺省注册中心,并且有大量高质量的官方图像。好的,在Docker之后,让我们转到K8S。正当Docker容器技术蓬勃发展时,我们发现很难将Docker应用到特定的业务实现——布局、管理和调度。因此,迫切需要一种更加先进、灵活的码头和集装箱管理系统。就在这时,K8S出现了。K8S是基于容器的集群管理平台。它的全名是kubernetes。Kubernetes这个词来源于希腊语,意思是舵手或飞行员。K8S是它的缩写,用单词“8”代替八个字符“ubernete”。与Docker不同,K8S的创建者是著名的行业巨头Google。然而,K8S并不是一个全新的发明。它的前身是Google十多年来一直使用的Borg系统。K8S于2014年6月由Google正式发布,并宣布为开放源码。同年7月,微软、Red Hat、IBM、Docker、CoreOS、Mesosphere和Salstack相继加入K8S。第二年,VMware、惠普、英特尔等公司相继加入。2015年7月,谷歌正式加入OpenStack基金会。同时,Kuberentes v1.0正式发布。目前,kubernetes的版本已经发展到V1.13。K8S的体系结构有点复杂。让我们简单看一下。K8S系统通常称为K8S集群。该集群主要由两个部分组成:一个主节点(master node)和一个节点组(计算节点)。可以看出,主节点主人力资源和社会_灵魂摆渡2下载网要负责管理和控制。节点节点是具有特定容器的工作负载节点。深入研究这两种节点。第一个是Master节点。主节点包括API服务器、调度器、控制器管理器等。API Server是整个系统的外部接口,由客户端和其他组件调用,相当于“业务厅”。调度程序负责调度集群内的资源,这相当于“调度室”。控制器经理负责管理控制器,相当于“首席执行官”。然后是节点节点。节点节点包括Docker、kubelet、kube-proxy、Fluentd、kube-dns(可选)和Pod等。Pod是Kubernetes最基本的操作单元。Pod表示在封装一个或多个密切相关的容器的集群中运行的进程。除了Pod之外,K8S还具有服务的概念,可以将其视为提供相同服务的Pod的一组外部访问接口。这个段落不容易理解,跳过它。不用说,Docker创建了容器。Kubelet负责监视分配给其节点的Pod,包括创建、修改、监视、删除等。Kube-proxy,它为Pod对象提供代理。流利苗木销售_如何快速全身美白网,主要负责日志的收集、存储和查询。是不是有点混乱?唉,两三个字很难说清楚。继续跳绳。Docker和K平林新月人归后_上海滩钢琴简谱网8S都有介绍,但是文章还没有完成。下一部分是针对核心网络工程师,甚至所有通信工程师。从几十年前的1G到现在的4G,以及未来的5G,移动通信经历了巨大的变化,核心网也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如果仔细观察这些变化,您会发现所谓的核心网络实际上并没有改变,它只是许多服务器。不同的核心网元是不同的服务器和不同的计算节点。改变了这些“服务器”的形式和接口:形式,从机柜单板到机柜刀片,从机柜刀片到X86通用刀片服务器,接口,从中继电缆到网络电缆,从网络电缆到光纤。即使它改变,它也是服务器、计算节点和CPU。由于它是一个服务器,它必然会像IT云计算一样走在虚拟化的道路上。毕竟,虚拟化具有成本低、利用率高、灵活性强、动态调度等优点。近年来,人们认为虚拟机是核心网络的最终形式。目前,它似乎更有可能被集装箱化。近年来,NFV(Network Element Function Virtualization,网络元素功能虚拟化)经常被称为NFC(Network Element Function Containerization)。以VoLTE为例,如果采用以前的2G/3G模式,则需要大量的专用设备分别作为EPC和IMS的不同网络单元。当与VoLTE相关的网络元素采用容器时,可能只需要一个服务器来创建十多个容器,并且不同的容器将用于运行不同网络元素的服务程序。这些容器可以在任何时候创建或销毁。它还可以不间断地随意地做大、小、强和弱,并且动态地平衡性能和功耗。太棒了!在5G时代,核心网络采用微服务架构,这也是与容器的完美匹配。单片架构变成了Microservices,这相当于将万能转换为N种专用类型。每个特征类型都被分配给一个隔离的容器,从而提供了最大的灵活性。根据精细分工的趋势,除了天线之外,在移动通信系统中虚拟化是可能的。核心网络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虚拟化后的核心网络应该归类为IT而不是通信。核心网络的功能只是容器中通用的软件功能。至于这里的核心网络工程师,祝贺你们在不久的将来成功转型!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单机游戏下载
https://4l.cc/articlelist-374.htmlhttps://4l.cc/article-45174.htmlhttps://f49.in/article-45755.htmlhttps://f49.in/article-46312.htmlhttps://f49.in/article-470.htmlhttps://f49.in/article-28875.htmlhttps://f49.in/article-37391.htmlhttps://f49.in/wapindex-1000-330.html?sid=-3https://f49.in/wapindex-1000-330.html?sid=-2https://f49.in/article-425.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77.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92.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66.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71.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64.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426.htmlhttps://55t.cc/article-98.htmlhttps://55t.cc/wapindex-1000-330.html?sid=-2https://55t.cc/article-67.htmlhttps://55t.cc/article-9080.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59.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53.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439.htmlhttps://www.c8.cn/ylsj/cqssc.htmlhttps://www.c8.cn/zst/dlt/joyl.htmlhttps://www.c8.cn/zst/qlc/hzzs.htmlhttps://www.c8.cn/zst/qlc/sqzs.htmlhttps://www.c8.cn/zst/qlc/dqzs.htmlhttps://www.c8.cn/zst/pl5/dxjo2.htmlhttps://www.c8.cn/zst/6cai/tmbs.htmlhttps://www.c8.cn/zst/ssq/hqws.htmlhttps://www.c8.cn/zst/3d/hzzs.htmlhttps://www.c8.cn/zst/3d/dlxzybzs.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dxzs.htmlhttps://www.c8.cn/zst/pk10/dxzs.htmlhttps://www.c8.cn/zst/cqssc/qsxt.htmlhttps://www.c8.cn/zst/20.htmlhttps://www.c8.cn/zst/38.htmlhttps://www.c8.cn/home/down.htmlhttp://www.easeid.cn/about/?19.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3-5-29/361.htmlhttp://www.easeid.cn/about/?108.htmlhttp://www.easeid.cn/content/?345.htmlhttp://www.easeid.cn/html/about/about-108.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5-20/231.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5-20/229.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7-4-20/506.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89.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62.html
精彩专栏
游民星空联运游戏
https://4l.cc/articlelist-374.htmlhttps://4l.cc/article-45174.htmlhttps://f49.in/article-45755.htmlhttps://f49.in/article-46312.htmlhttps://f49.in/article-470.htmlhttps://f49.in/article-28875.htmlhttps://f49.in/article-37391.htmlhttps://f49.in/wapindex-1000-330.html?sid=-3https://f49.in/wapindex-1000-330.html?sid=-2https://f49.in/article-425.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77.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92.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66.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71.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64.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426.htmlhttps://55t.cc/article-98.htmlhttps://55t.cc/wapindex-1000-330.html?sid=-2https://55t.cc/article-67.htmlhttps://55t.cc/article-9080.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59.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53.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439.htmlhttps://www.c8.cn/ylsj/cqssc.htmlhttps://www.c8.cn/zst/dlt/joyl.htmlhttps://www.c8.cn/zst/qlc/hzzs.htmlhttps://www.c8.cn/zst/qlc/sqzs.htmlhttps://www.c8.cn/zst/qlc/dqzs.htmlhttps://www.c8.cn/zst/pl5/dxjo2.htmlhttps://www.c8.cn/zst/6cai/tmbs.htmlhttps://www.c8.cn/zst/ssq/hqws.htmlhttps://www.c8.cn/zst/3d/hzzs.htmlhttps://www.c8.cn/zst/3d/dlxzybzs.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dxzs.htmlhttps://www.c8.cn/zst/pk10/dxzs.htmlhttps://www.c8.cn/zst/cqssc/qsxt.htmlhttps://www.c8.cn/zst/20.htmlhttps://www.c8.cn/zst/38.htmlhttps://www.c8.cn/home/down.htmlhttp://www.easeid.cn/about/?19.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3-5-29/361.htmlhttp://www.easeid.cn/about/?108.htmlhttp://www.easeid.cn/content/?345.htmlhttp://www.easeid.cn/html/about/about-108.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5-20/231.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5-20/229.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7-4-20/506.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89.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62.html